您现在的位置 >> ag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尊龙人生就是博>> 校园文学

玉兰花开-ag尊龙凯时

作者:王佳璐     供稿单位:      发布时间:2023-04-13     浏览次数:

窗外的花开了。

小姑娘站在花树下,睡眼惺忪中拿着手机找各种角度拍下这一团一团、热烈而又含蓄的花朵,百度识图后得知这是山茶花,她想起来第一次被花这么惊到还是日新园的玉兰花。

“日新园是什么?”

“哦,那是一个特别小但有趣的园子,小的嵌入在道路一旁,有趣的让你忘不了它。”

“啊,是你之前给我看的合照的地方吗?”

······

两个女孩一路聊天走着将近食堂,远远看着有人在门口宣传社团,感慨着自己要是本科生就好了,现在每天脑子里充斥着各种论文,那种多姿多彩的社团生活实在令人向往。

正值两人私语着,一张传单塞到眼前,羞涩的脸庞上多出几份不好意思,小声说道:“通讯社·融媒体中心了解下,正在招新。”

“欸?快了解下,她们应该把你招进去!”小姑娘被舍友推搡了下,一时笑了笑,她知道是在打趣自己,但还是忍不住仔仔细细地看着宣传单,就像看着自己当初发的社团招新单一样。

她已经是研究生了,但心里时常惦念着从前读本科时在记者团的日子,甚至近日在找实习单位时还想在报社或者出版社实习,在一些招聘网站上筛选着记者和编辑岗位。

五年前,她在大一时加入了校报记者团,军训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个社团,一直在宿舍等着招新,结果学姐来了她不在,好在她提前和舍友打过招呼,舍友怕错过招新就先把自己的尊龙人生就是博的联系方式写上去,于是在招新考试通知出来后,两个小姑娘在军训后的一个晚上去了教七224写卷子,在那个风扇嗡嗡嗡的教室里一写就是一个多小时,两人一致认为是写出了高考后的最高水平,没过几天都通过笔试顺利参加了面试。那是进入大学后的第一次面试,颇为紧张,她听着别人优秀的经历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舍友面试时提到名字里有很多“口”,她随众人在笑声中彷佛已经融入了这一集体,面试时学长学姐善意的目光也给予她极大的信心。

随后,舍友接到了加入社团的通知,她没有。

记忆犹新,那是一个只想躺在床上的中午,翻来覆去、辗转反侧,舍友安慰着说这也许是分批次发的入选通知。她本是个有点胆小的姑娘,但这次她决定主动争取去问一下自己哪里表现得不好。一个人措辞了很久,给学长发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入选的消息,真是忐忑。

原来是面试时自己太紧张手机尊龙人生就是博的联系方式留错了,没通知到位。现如今她每次经历面试时都会特别注意尊龙人生就是博的联系方式,坦然应对面试的背后是在记者团的记忆。就这样,她和记者团的故事开始了,这一开始,就从“玻璃晴朗 橘子辉煌”走到“一笔天地 一话人间”再到“案前伏笔 和云伴月”,整整三年,她与记者团紧紧相关。

初入记者团,她最害羞最不好意思地就是去发报纸,看到锁着门的宿舍都会长舒一口气,没锁门的进去乖巧地递送报纸,她自己也没想到,仅仅是几个月后她就喜欢上发报纸了,而且是很骄傲地递送报纸,特别是在一校值班时为老师们送报纸。

发报纸在记者团是件小事,采访、整理素材、写稿……这一切让她更加新奇与享受,时常熬夜但又特别快乐,她现在写研究生论文时经常思考为什么当初在记者团熬夜写稿能那么有活力,如今却文思难涌。是少了学长学姐的圈画批注?还是少了与自己熬夜并肩作战的团友?她不知道,只是对文字执着的精神仍旧始终伴随着她现在的每一篇文章。

迎新晚会时她在操场上低头伏笔;采访教师与优秀学子时她一边速写一边仔细聆听;遇上六十周年校庆时她带着记者证穿梭在校园的食堂、教学楼、日新园……记录着每一位校友的故事,她知道这些珍贵的故事将是记者团最新推送中重要的素材。想起来小时候给老师打电话都要犹豫与害怕好几个小时的小姑娘,如今已经能在校园内大方地采访,习惯写八百字论文的她却写了十几篇三千字的事专稿件,学术专题、思政专题、双十一专题、占座时评、多彩华电、志愿服务专题、新闻半月谈等都留下了她的点点墨记。

从实习记者到部门部长,选部门时最初她和第一志愿是人物专题部,后来学姐认为她更适合事件专题部,这让她学会了如何更好地思考自己的优势与劣势,于是她做起了事件专题部的部长,她的成长就这样偷偷藏在记者团的时光里。

直到她成长为记者团的团长,又开始学着思考创新,思考没有学长学姐的指引下如何发展,就像现在寻找一篇论文的主题一样。她希望在自己的带领下,记者团能有些新的突破,在准备参加红枫记者节十佳社团评选时,离主办方截至发送材料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她却仍在读书会,至今都记得从读书会结束跑回宿舍用了多快时间,自此以后她从不把关键的事情留到最后一刻提交。好在最后还是以十佳之名去赴了红枫之约,校报记者团入选了第六届红枫记者节全国十佳社团,那是她第一次去长沙,也是第一次进入芒果台,她时常在想也许是她唯一一次进入芒果台了。研究生上课时有同学说起去长沙,她推荐着旅游地点,原来连她推荐的背后也是记者团的记忆。

她没想到,校报记者团的时光能伴随她这么深、这么久,舍友问她为什么喜欢现在学校图书馆的一个大红桌,她总说不出来,但她内心仿佛有个感触,曾经在校报指导教师陈老师的办公室里值班时,很喜欢那里的大桌子,而图书馆的红桌很像陈老师办公室的桌子,在陈老师生病手术的那段日子里,她在办公室里值班坐在那张桌子前写文,想起与陈老师在办公室聊天的点点滴滴,抚平了内心的担忧,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校报记者团的日子啊,哪怕是尘封在记忆中,也会在不经意的任何一秒突然出现涌上心头。

她前些天看到陈老师在朋友圈发玉兰花开,记起毕业前自己与舍友找记者团的学弟在日新园拍照,想起日新园的玉兰花瓣舒展、大气,深深印在心里。陈老师在玉兰花旁配上小诗,看着看着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时光,是真的喜欢眼前突然一亮的山茶花,还是想念山茶花带给自己如玉兰花般的感觉呢?

“想什么呢?看看吃什么啦!”

她愣了一下,看看眼前的舍友,华政的日子倒也蛮好,甚至还有懂自己记者团日子的舍友,只是眼前没了属于自己的校报记者团之家,她捏紧那张招新宣传单,大步走向窗口打饭,今天一定要让阿姨多打一个肉菜。

一晃眼,小姑娘是她,原来……也是我,是那时的玉兰花在心里绽放了。

ag尊龙凯时的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网站地图